English中文

特别关注
EDF观点 | 拜登气候行动解读(6):公务车电动化遇阻
2021年02月25日 文章来源:美国环保协会  阅读  

在收到如潮赞扬之后,拜登的气候行动受到了第一个大挑战:

 
2021年2月23日,美国邮政总局(United States Postal Service, USPS)宣布与Oshkosh Defense公司达成了一份为期十年的采购合同,该公司将为USPS提供总计5-16.5万辆新型邮政投递车NGDV(Next Generation Delivery Vehicle)。按照Oshkosh Defense公司的设计,NGDV将包括高效内燃机车和纯电动汽车两个版本。根据2月24日美国邮政总长在国会听证中的回应,本次USPS合同中仅有约10%为直接采购电动汽车,但Oshkosh Defense公司承诺其内燃机版本车辆在投入使用后仍可以通过改造升级为纯电动汽车。
 
此前,美国新任总统拜登于1月27日签署总统行政令,要求一个由联邦行政部门组成的工作组于行政令颁布后的90天内完成一份组建零排放车队的方案,将联邦、州、地方和原住民政府车队全面升级为零排放车辆。USPS作为联邦政府下的一个独立机构,目前的车队规模大约为23万辆,约占全部联邦政府机构车辆的三分之一。
 
那么,拜登的公务车电动化计划还能顺利推行吗?

USPS车队本可引领货运电动化
 
USPS车队的电动化变革本被各方寄予厚望。USPS拥有全球最大的、由政府运营的民用车队,同时它也是仅次于沃尔玛和亚马逊的美国第三大雇主。如果USPS按照拜登的计划实现100%电动化,无疑将引发货运车辆供求格局的剧变。一方面,它将直接激励载货汽车制造商的电动化变革,另一方面,它也推动FedEx、UPS等物流领域竞争者以及沃尔玛、亚马逊等大型零售商加速零排放转型。
 
USPS车队在实现完全电动化方面本具有优势:从邮政投递车自身的特点看,它们的行驶线路和日程相对固定,并拥有固定停车场来利用夜间用电低谷进行充电;从时机上看,当前这一时间点本也是USPS实现车队100%零排放的良机——数据显示,目前约有70%的邮政车车龄在25至32年之间,正是车队完成自然更新迭代的时机。
 
然而,USPS继续采购燃油车的决定浪费了这些优势。非盈利能源安全倡议组织Securing America’s Future Energy主席Robbie Diamond批评道,当前是三十年一遇的黄金机会,这一次USPS继续采购汽油车的决定将带来长期锁定效应,并说明美国在电动化方面还没有准备好追上中国的步伐。
 
投资者与汽车制造商的反应
 
USPS的这一决定令电动汽车制造商和投资者失望。在本次USPS订单的最终竞标中,除了提供燃油车选择的Oshkosh Defense公司以外,还有美国电动车制造商Workhorse公司和一家来自土耳其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制造商参与竞标。此前,Workhorse在物流公司UPS的支持下已经设计并生产了C系列投递车,并已于2020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取得了的销售许可。而Oshkosh Defense公司并没有设计、制造和销售电动车的经验。资料显示,Oshkosh Defense公司此前主要为联邦提供军用卡车、消防车、机场救援车等特种车辆,其母公司Oshkosh Corp在美国政府采购服务商中排名第28位(2019年数据)。
 
受1月拜登总统行政令中“联邦车队100%零排放转型”这一目标的影响,市场普遍认为Workhorse公司至少会获得USPS全部订单的一部分订单。Workhorse公司的股价在2月4日时录得历史最高收盘价每股41.34美元。但USPS的这一决定结果令投资者哗然,其股价从22日收盘时的每股31.34美元下降到23日收盘时的每股16.47美元。Workhorse首席财务官表示,虽然失去了USPS订单,但Workhorse仍将继续与UPS及其他公司合作推动投递车的电动化。
 
拜登气候承诺达成所面对的权力制衡
 
拜登在就任总统后立即签署了一系列行政令加快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步伐,加大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力度。然而,其总统权力难以决定其气候目标能在多大程度、多大范围上达成。本次USPS的采购订单便让拜登气候变化行动首次受挫。
 
美国相对分散的权力结构是拜登气候目标实现过程中的一个关键困难点。拜登政府至少要在3个不同层面上的应对权力分散的问题。
 
第一,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使得拥有行政权的拜登总统及其领导的联邦政府在推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时需要与国会两院(拥有立法权)和最高法院(拥有司法权)步调一致。目前,国会两院都由拜登所在的民主党掌控,但其在参议院仅占简单多数,若想在气候立法方面有所作为,则需要争取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最高法院方面,特朗普在任期内任命了3位保守派大法官,这使得总计9个大法官席位中有多达6名保守派,而保守派法官通常在气候变化相关诉讼起负面作用。
 
第二,美国的联邦制使得权力分散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甚至于地方(县、都市区)政府之间。联邦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不能完全领导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这一权力分散机制保证了气候变化行动仍能在西海岸、新英格兰地区等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州中开展。但是,在拜登政府任期中,它也将导致联邦的气候变化行动无法深入到一些“深红”的保守州。目前在联邦50州中,共和党籍州长有27位;此外,共和党还控制了32个州的州参议院和30个州的州众议院。如果拜登想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有作为,需要努力在多个层级上与共和党人进行合作。
 
第三,美国联邦政府内部的权力也是分散的,拜登的决策并不能直接领导所有联邦机构。美国联邦政府中,其行政部门直接受总统领导,但一些独立机构的行政官员任免并不受总统的直接领导。以本次的美国邮政总局为例,其行政领导邮政总长(Postmaster General)由USPS董事会任免,总统无权任命或解雇邮政总长。总统拥有的权力是在参议院的建议和确认下,任命USPS董事会11名成员中的9名;另外2名为邮政总长及其副手,均由董事会选举产生;董事会中同党派的成员不多于5人。目前这9个由总统任命的董事成员中,2人为民主党人,4人为共和党人,其余3个空缺;2个选举产生的席位中,现任邮政总长为共和党人,另一席位空缺。USPS当前的权力结构使得作为邮政总长的共和党人Louis DeJoy有能力和权力做出与总统愿景相违背的行动。拜登的政策目标想要在USPS这样的联邦政府独立机构中实现,需要间接地通过任命董事会成员等类似形式完成,这无疑需要更多时间,并会经历两党间的进一步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