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特别关注
EDF观点 | 拜登气候行动解读(4):美国重新入群
2021年02月02日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  阅读  

北京时间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职。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第一天,拜登就签字,宣告美国正式重返巴黎协定。

 
消息一出,美股新能源汽车大涨,在氢燃料电池板块也屡创新高。分析普遍认为,拜登这位“重科学、重经济”的总统上台,美国的清洁能源和电动汽车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联邦政府层面投资电动车、充电基础设施等前瞻性技术,可能会推动美国新一轮交通变革。
 
同时,美国此举也说明能源转型得到全球共识,市场空间将进一步打开。
 
那么,对中国而言,既有的碳排放目标、政策及相关产业是否会受到影响?中美未来是否有在这一领域合作的空间?
 
对此,美国环保协会(EDF)副总裁、北京办公室首席代表张建宇和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中国区总监付璐接受了《中国环境报》记者专访。
 
重返协定:不仅是兑现选举承诺,更有科学、经济考量
 
早在去年12月25日,拜登陆续公布内阁成员名单时,就被人称“环保味儿十足”。
 
张建宇说:“多名有美国知名环保组织背景的部长级内阁成员被提名。其中,曾经在美国环保协会工作8年的迈克尔里根(Micheal Regan)被提名为美国环保署署长。这充分表明,绿色经济转型带动整体经济发展的绿色新政,是拜登政府未来执政的核心内容。”
 
“美国重回《巴黎协定》有多方面的考量,一方面是拜登此前对选民做出的承诺。”张建宇说,“除了政治因素外,更有现实因素。”
 
作为一名清洁能源革命的支持者,拜登更是要助推美国国内经济实现清洁化转型。因此,国内经济绿色化、助推清洁能源产业发展,也是美国重返《巴黎协定》的因素之一。
 
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在环境政策上出现了倒退,许多能通过行政手段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被废止,如清洁电厂计划等。
 
美国《科学》杂志1月14日报道,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英国气象局和其他机构联合报告的最新评估,总体来说,地球比工业化前的时代高出约1.25摄氏度。监测组织之一的伯利克里地球公司报告称,2020年陆地温度创下新记录,比工业化前的水平高出1.96摄氏度。
 
这与《巴黎协定》提出的2摄氏度目标已经非常接近。
 
因此,拜登此时宣布美国重返《巴黎协定》,不仅是兑现选举承诺,也有助推美国国内能源经济转型的原因,更有目前全球气候变化趋势日益严峻的现实因素。
 
中国既有路线已明晰 不易受外界影响
 
“我认为,美国重返协定,对我国相关产业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中国自身在气候变化议题上的目标已经非常清晰。”付璐说,“在拜登上台之前,中国已经向世界作出了承诺。短短几个月,部委到行业都在制定路线图,‘十四五’的规划很快就会出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会逐渐落地。例如上海已经有了2025年碳达峰的时间表。美国重返协定,对于产业来说也可能带来技术、市场等方面的竞争。如果中美能加强气候变化方面的交流合作,对产业、两国乃至全球碳达峰,都会有所助益。”
 
自2007年起,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国。近年来,中国新增和累计光伏装机容量均为全球第一。
 
据悉,中国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48.2GW,再创新高。多晶硅市场价格延续上涨走势,涨幅有所增加。包括硅料、硅片、电池片等产业链各环节产能或需求均有所增加。
 
还有专业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正面临能源技术的变革洗礼,碳排放目标业已设立,随着中国新能源产业特别是氢能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未来大资本可能涌入中国,成为中国氢能等新兴产业发展的一大助力。
 
“站在全球产业链的角度来看,我国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产业可能会迎来上升机遇。我国作为全球重要的太阳能板出口国,或许会在美国着手应对气候变化后迎来利好。”张建宇说。
 
应对气候变化,中美两国未来是否会合作?
 
拜登曾在《外交事务》杂志刊发政策长文指出: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与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是中美三大利益交汇点。这也令外界期待,中美是否会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开展合作。
 
美国CNBC报道指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共同利益,或是拜登政府改善对华关系的催化剂。如果美国恢复改善气候活动,那么美国则不得不与中国合作。两国在其后方面的合作则有助于促进贸易增长。如果美国加快向替代能源的过度,与中国的合作将非常有益。”
 
“我认为,中美之间未来是否会在气候变化领域合作,仍然取决于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付璐表示,“目前还不能下结论。对此,我们保持积极的观望态度。”
 
谈到中美在这一领域的合作,张建宇十分感慨:“2015年我参加了第一届中美气候智慧/低碳城市峰会,时任副总统的拜登曾表示‘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中美没有理由成为对手’。如今五年过去了。”
 
张建宇认为,中美之间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有着共同的目标,这将为两国合作提供一定的契机。
 
“这是两国自主的决策,在这一领域,中美两国很容易找到共同点。因此,我认为,中美未来在气候变化领域进行持续合作,可能性比较大。”张建宇表示。
 
而《巴黎协定》如何在未来保持稳定,不会再次遇到“退群”又“入群”的情况?
 
张建宇表示:“我们呼吁拜登利用执政后的两年‘黄金期’,将应对气候变化等环境政策写进法律,通过立法抵挡政治上的不确定性,让这一方向通过法律固定下来。另一方面,我们也寄希望于美国重返协定后,世界各国能持续完善协定内容和约束机制,对‘退群’等行为予以惩戒或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