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碳价几何?数据造假?EDF做客《首席评论》回应碳市场热点问题
2022年12月30日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  

 

编者按

 

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是全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策略中最主要的政策工具之一。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自2021年7月16日正式开始上线交易,首批纳入了2162家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覆盖大约45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全球覆盖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12月28日,第一财经《首席评论》节目邀请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段茂盛、北京绿色交易所总经理梅德文、EDF全球气候总监赵小鹭做客演播室,共同聚焦碳交易市场发展话题。

赵小鹭对全国碳市场的运行情况进行了分析介绍,从政策设计、碳价、数据质量等热点话题出发,给出了具有前瞻性的评论,同时提出了相应建议。在赵小鹭看来,超过2000家电力企业的纳入,对中国碳排放交易机制乃至其他减排机制都意义重大,而现阶段碳价的浮动、数据质量等问题,并不意味着全国碳市场存在严重问题,反而能够为未来全国碳市场进一步完善提供宝贵的实践经验。



以下内容根据EDF全球气候总监赵小鹭发言整理汇总

Q1:目前全国碳市场已经纳入了八大重点排放行业之一的发电行业,未来是否应尽快扩容至其他行业?发电行业纳入的一年多时间,成效几何?

赵小鹭:虽然中国碳排放交易市场现在只纳入了发电行业,但实际上我们所有八大行业,有超过7000家企业,每年都在进行(碳排放)数据的收集、整理和上报工作。这项工作从2013年开始至今,帮助国家收集了企业层面的年度排放量数据。这是一项意义重大的成果,它不但有利于碳市场的建设,也有助于这些企业了解自己的排放情况、减排工作的切入点,以及未来自身排放应该如何调整。同时,也能帮助政府和单位了解这些行业的排放情况,了解行业在国际上有多少减排空间,以及将来行业在国际上到底是处于先进、中等还是落后的地位,这为将来进行更多的政策设计,甚至除碳市场外的其他减排政策的设计,都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大量的依据。

Q2:如何看待中国碳市场交易价格与国际碳价的差距?

赵小鹭:碳定价机制的建立需要一定的过程。从2005年启动到现在,欧盟花费了超过15年的时间,才推动碳价从几欧元涨到现在将近100欧元/吨。我们现在看到中国碳市场的碳价,从开市时每吨40多块钱发展到现在每吨50多块钱,并不意味着每排放一吨二氧化碳就要按照上缴相应的金额。其实碳价主要是二级市场交易的价格,和很多因素有关系,包括供需、流动性等。中国现在的碳排放交易市场是以免费分配为主,并没有引入拍卖。虽然有的企业说自己的配额不够,需要到市场上买,但是它的缺口是因为它的排放水平比同等企业高,并不是因为它有配额拍卖的需求。所以现在,在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初期,碳价比较低并不是一个不好的情况,这反而可以鼓励更广泛的人们和企业更早地参与进来。因为在碳市场的初期,要达成的最主要的目的是让大家形成“排放碳是有价的”这样一个概念,与此同时建立相应的机制。这个阶段,碳价的涨或者跌其实并不影响市场的有效性。但是长期来看,中国还是要达峰的,未来还是要中和的,所以碳排放(配额)肯定会越来越稀缺。

Q3:如何进一步提高数据质量,促进碳市场健康发展?

赵小鹭:在国际碳市场也都有“数据造假”的情况存在,有时候它并不是主动造假,而是企业在初期并不了解自己该如何进行上报,会产生误报。对于这种情况,国际碳排放交易市场也有一些处理的先例,有罚款、重新补报等等手段。其实我们国家在现阶段能发现数据质量问题,并开始关注、着手解决这类问题,是非常好的完善碳交易机制的一个角度。因为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并没有这么多地关注到数据质量或者数据造假问题,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当时的数据是没有问题的。所以现阶段能发现数据造假问题,意味着主管单位更有能力去管控更高质量的数据。因为当这么多家企业同时上报数据,主管单位不但可以判断出哪些数据是有问题的,还可以帮助企业来更进一步了解自己的准确的排放量。所以这是现在要攻克的主要问题,但并不意味着碳市场是失败的,反而说明碳市场在提升全国碳市场或者说碳排放数据质量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我们希望通过立法,尽早地发布碳排放交易的管理条例。因为条例是更高层级的法律,对于这些违法的行为会有更强的约束力。同时,能力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中国碳排放交易市场是气候政策最早的先行者之一。其他国家可能是先建立了企业层面的碳排放交易数据管理体系后,才建立碳市场。而中国是相反的,是先通过碳市场的建设,来建设企业方面的碳排放数据管理体系。所以我们面临的很多问题其实并不是碳市场本身的问题,而是一个管理体系的问题,希望通过碳市场来推动这些数据质量的提升。相反地,提升碳排放数据质量的作用不只是帮助建设完善碳市场,还可以在企业面临国际竞争压力的时候,比如说欧盟提出的边境调节机制(CBAM),为企业进一步开展减排工作提供支撑。所以能力建设不仅是对内的,也是对外的。

Q4:如何看待我国自愿减排市场重启的必要性和潜力?

赵小鹭:我们希望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的重启是一个高质量的重启:哪些技术项目可以产生真正高质量减排量,就需要把重点转移到这些更需要经济投入的技术。我们非常乐于看到越来越多的减排技术,比如说可再生发电技术,都变得经济可行,不再需要自愿碳市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