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全球甲烷减排在行动:巴西“国家零甲烷计划”
2022年06月08日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  

 

20223月,巴西政府公布了国家零甲烷计划National Zero Methane Program,并在513日金砖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高级别会议作为巴西的气候行动进行了介绍。

2021年以来,巴西在甲烷减排等温室气体减排方面采取了更积极的措施。在202111COP26会议期间,巴西宣布将2030年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从43%提升到50%(基线年份为2005年),并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2021年,巴西还加入了旨在推动全球到2030年比2020年甲烷排放至少减少30%的全球甲烷承诺目前已有113个国家或地区加入了该承诺

2020年欧盟发布《欧盟甲烷减排战略》、2021年美国发布《国家甲烷减排行动计划》后,巴西是首个在国家层面发布甲烷减排计划的国家。国家零甲烷计划是巴西政府鼓励发展可持续经济的重要行动之一。

同欧盟和美国相对更全面的甲烷战略或计划不同,巴西的甲烷计划非常聚焦,主要集中在城市和农业有机废弃物来源的甲烷排放和利用。在巴西国家零甲烷计划发布前,巴西于20221月确立了新的固体废弃物法律框架(法令10936/2022),该框架对甲烷减排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重视生物甲烷和生物天然气的利用

巴西国家零甲烷计划是紧密围绕生物甲烷biomethane和生物天然气biogas的利用展开的。根据该计划对生物甲烷的定义,生物甲烷是指将生物天然气加工处理后的气体,而生物天然气则来自于有机物(有机的产品或废弃物)的分解。

生物甲烷和生物天然气被视为一种可再生资源,可用于发电、作为CNG用于交通、或注入天然气管网。生物天然气的生产和利用可以增加天然气的供应,减少天然气的碳足迹,在能源转型过程中发挥协调化石燃料和可再生燃料的积极作用。在供应方面,巴西生物天然气和生物甲烷最大的来源潜力是城市和农业的固体废弃物和污水。此外,生物天然气的生产过程中还会生产生物肥料这种副产品。

明确了甲烷减排重点领域及支持方向

该计划关注的重点领域为垃圾填埋场、甘蔗种植产业、猪和家禽的养殖业、乳制品行业等。其他来源的生物甲烷必须符合主管部门制定的标准和程序。

为激励生物甲烷和生物天然气的生产和利用,巴西的公共和私营金融机构将为以下措施提供融资等各种手段的支持,相关方向包括但不限于:

 建设生物消化器;

② 建设生物天然气净化系统,生产、压缩生物甲烷;

③ 在重型车辆方面推广生物甲烷,比如公共汽车、卡车,以及农用设备等领域;

④ 推广符合政府要求的可在内燃机中使用可再生燃料且排放较低的技术;

⑤ 推动车辆技术的应用或发展;

⑥ 对生物天然气和生物甲烷相关项目的基础设施进行减税。

 

将推动甲烷信用机制的建立

除了增加生物天然气和生物甲烷的利用外,该计划也旨在为促进减少甲烷排放的项目创造额外收入。通过碳市场,有机废弃物甲烷减排所产生的信用可以产生效益,并能促进甲烷减排。这些经济补偿将为推广相关技术但尚无法实现收支平衡的企业增加额外的收入,从而提升项目的可行性。需要说明的是,巴西总统在5月份刚刚签署法令,表示要创建巴西全国性碳市场,但目前缺乏落地细节。

根据该计划,巴西生物甲烷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未来巴西生物甲烷的生产能力或可达到1.2亿立方米/天,而这些生物甲烷全部来自有机废弃物。这比巴西盐下pre-salt油气田的天然气日产量还要多,相当于再造了一个绿色的盐下油气田。

巴西国家零甲烷计划亮点很明显,即重视有机废弃物领域生物甲烷和生物天然气的利用,但不得不指出的是该计划并未涉及肠道发酵这一巴西最大的甲烷排放源如何减排。根据巴西2020年发布的第四次两年更新报告,2016年巴西人为甲烷排放为1727万吨,其中肠道发酵来源的为1182万吨,占比为68.5%(参见下表)。这是因为巴西是养牛大国,牛肉出口量居全球第一。而同生物甲烷、生物天然气相关的固废、废水、粪便管理三者合计占比仅为20.3%因此,为了实现甲烷深度减排,未来巴西国家零甲烷计划针对的范围有待扩大。

此外,巴西的国家零甲烷计划相对侧重于生物天然气、生物甲烷的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全力避免生物甲烷的泄露问题,否则有可能无法实现甲烷减排的初衷。不过巴西通过生物甲烷、生物天然气的生产和利用协同推进甲烷减排和能源转型,这一点是具有借鉴意义的。

 

中国同样非常重视生物天然气的发展。201912月中国就发布了《关于促进生物天然气产业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到2025年生物天然气年产量超过100亿立方米、到2030年生物天然气年产量超过200亿立方米的发展目标。该指导意见对生物天然气的定义是生物天然气是以农作物秸秆、畜禽粪污、餐厨垃圾、农副产品加工废水等各类城乡有机废弃物为原料,经厌氧发酵和净化提纯产生的绿色低碳清洁可再生的天然气,同时厌氧发酵过程中产生的沼渣沼液可生产有机肥。这一定义包括的范围同巴西生物天然气的来源是基本一致的,不过中国相关政策文件并未区分生物甲烷和生物天然气这两个术语。

 

61日刚刚发布的《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也明确提出加快发展生物天然气在粮食主产区、林业三剩物富集区、畜禽养殖集中区等种植养殖大县,以县域为单元建立产业体系,积极开展生物天然气示范。统筹规划建设年产千万立方米级的生物天然气工程,形成并入城市燃气管网以及车辆用气、锅炉燃料、发电等多元应用模式。

关于生物天然气示范,规划提出将在河北、山东、河南、内蒙古、吉林、新疆等有机废弃物丰富、禽畜粪污处理紧迫、用气需求量大的区域开展生物天然气示范县建设,每县推进1~3个年产千万立方米级的生物天然气工程。

 

展望未来,中国也可以将甲烷减排和生物天然气的发展二者协同起来,并在生物天然气的全产业链中避免甲烷泄露,同步推进温室气体减排和能源转型。

*本文作者是EDF美国环保协会高级项目主管冉泽、政策与法律组研究助理张瀛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