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EDF观点 | 中国全国碳市场方兴未艾,农业如何参与?
2021年08月02日 文章来源:美国环保协会  阅读  

农业在中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农业能够强化绿色转型的势头,将助力中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碳市场是中国实现“30·60”目标的重要政策工具之一。7月16日启动的中国全国碳市场上线交易,更是给包括农业在内的中国多个行业提供了低碳发展的新机遇。
 
本文参考美国近日发布的《发展中的气候解决方案法案2021》中的农业温室气体减排思路,并结合 “30·60”背景,对中国开发农业碳信用提出了相关建议:
 
·尽快将农业自愿减排项目纳入碳市场
 
·开发适用于农业领域的方法学
 
·筛选农业减排固碳的最佳做法并将其规范化和标准化
 
·建立农业温室气体减排专家委员会,加强对农民的培训
 
·认可和备案更多的第三方审定核证机构
 
中国农业及其温室气体排放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20的数据,中国耕地面积为134.9万平方公里,农作物总播种面积1.66亿公顷,稻谷、小麦和玉米为三大主要粮食作物,播种面积分别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17.90%、14.30%和24.88%。中国农用化肥施用量5403.6万吨,氮肥施用量为1930.2万吨,复合肥施用量为2230.7万吨。
 
中国用世界7%的耕地面积养活了世界22%的人口。农业为14亿人口的中国提供了农产品供给和生活保障。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的粮食产量主要得益于化肥的施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气候变化第二次两年更新报告表明,2014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不包括LULUCF)为123.01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农业活动温室气体排放8.3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占温室气体总排放量(不包括LULUCF)的6.7%。
 
中国农业碳排放总体呈上升趋势,从1961年农业碳排放总量为2.49 亿吨增加到2016年达到8.85亿吨后略有下降,2018年为8.61亿吨,自1997年之后,农业排放总量变化趋于平缓。如果中国农业继续保持目前绿色转型的势头,一定程度上将趋近碳排放达峰。
 
农业碳信用开发存在多重障碍
 
碳交易起源于《京都议定书》的三种灵活的减排机制:即排放权贸易(ET)、联合履约(JI)和清洁发展机制(CDM)。其中,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网站,截至2021年5月31日,在已注册的7853个CDM项目中,能源项目占75.3%,而农业项目仅占2.3%。
 
农业项目对碳交易积极性不高的主要原因是,农业在参与碳市场方面存在专业知识、技术和融资等方面的竞争劣势。 
 
农业碳信用开发并进入碳市场的首要障碍是专业知识缺乏。农民缺乏碳市场相关的知识,不清楚如何参与碳市场并实施项目,而从事碳信用开发工作的人员主要来自电力、能源、工业领域,缺乏农林业的专业知识。因此,信息不对称成为农民和碳市场之间的障碍。
 
其次,农业温室气体减排固碳类型多样,针对具体项目类型的监测、报告和核查方法却很少。就CDM、自愿碳标准(VCS)以及中国自愿减排项目(CCER)来说,农业相关的方法学相对较少。
 
再次,农业碳信用项目开发成本相对较高、农民难以承担,需要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开展具体项目。 
 
近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发展中的气候解决方案法案2021》(以下简称“法案”)。该法案将帮助确保农民、牧场主和私有林地所有者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建立气候适应能力中受益,是美国历史上首部针对农业、畜牧业和林业的两党立法(更多阅读:观点 | 美国两党共推重磅惠及农林业气候法案)。
 
EDF美国环保协会政治事务高级副总裁Elizabeth Gore表示,法案的通过是为完善农业碳信用的完整性,鼓励农民参与碳市场并从中获益所迈出的重要一步。
 
上述法案认识到农民和碳市场之间存在的障碍,并提出通过建立网站、为具有农林专业知识的技术支持方提供授权、建立第三方核查核证和咨询委员会等方式,对这些问题加以解决。
 
中国农业如何参与碳市场?
 
受美国《发展中的气候解决方案法案》启发,结合中国当前“30·60”目标和乡村振兴战略大背景,我们提出如下关于促进农业参与碳市场并最终贡献于碳中和的建议。 
 
1.尽快将农业自愿减排项目纳入碳市场
 
CCER于2015年1月正式启动交易。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在2017年3月发布公告,暂缓受理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方法学、项目、减排量、审定与核证机构、交易机构备案申请等CCER项目相关的申请。目前,全国碳市场上线交易已经启动,然而最终的自愿减排交易改革方案尚有待明确。
 
建议:生态环境部尽快重启CCER项目(更多阅读:对CCER未来发展的几点期望)。
 
2.开发适用于农业领域的方法学
 
农业温室气体减排项目种类繁多,涉及土壤固碳、肥料利用、畜牧业、生物质能源、土地利用变化等多个方面。然而,目前农业相关的方法学屈指可数。
 
建议:农业主管部门组织专家开发适合中国国情的农业温室气体减排方法学,统一碳信用标准。
 
3.筛选农业减排固碳的最佳做法并将其规范化和标准化
 
广义的农业是种植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的总称。中国作为农业大国,农业类型多样,农业的水、肥料、农药、机械等的直接投入,以及所采用的具体管理措施等都与温室气体减排相关。然而,不同的管理措施具有不同的减排固碳潜力。
 
建议:农业部门加强科学研究,筛选最佳的农业减排固碳做法,将其规范化和标准化,建立农业减排固碳最佳做法数据库,向农民推广。 
 
4.建立农业温室气体减排专家委员会,加强对农民的培训
 
目前中国农业生产者以个体小农居多,对碳市场相关的知识了解较少,碳市场参与程度低。但是,在“30·60”的大背景下,农业既可以成为重要的温室气体排放源,也可以作为碳汇存储碳,对应对气候变化产生强大推动力。其中,农民的行为对农业减排固碳具有决定作用。
 
建议:建立农业温室气体减排专家委员会,广泛吸纳全国范围内的农业领域的专家。一是给农民提供农业碳减排、碳市场相关的培训;二是为希望参与碳市场的农民提供技术支持;三是为农业温室气体减排固碳的其他领域工作人员提供农业专业知识培训。
 
同时,加强对农民的培训,提升农民认识、了解、参与碳市场、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5.认可和备案更多的第三方审定核证机构 
 
在国家发改委予以备案的12家自愿减排交易项目审定与核证机构中,只有5家机构可以从事农业项目的审定和核证工作。未来,随着中国碳市场的扩大,以及自愿减排项目的重启,仅有5家农业的审定和核证机构是远远不够的。
 
此外,国际民航组织(ICAO)批准CCER成为国际航空碳抵消与减排机制(CORSIA)认可的减排项目体系(更多阅读:国际航空碳市场启动在即,CCER项目体系亟需“破茧重生”)。这为中国CCER向国际转移提供了新渠道,农业CCER将有更广泛的应用。 
 
建议:培育更多的第三方核查核证机构,以满足未来碳市场的需要。
 
美国《发展中的气候解决方案法案》为农林业的减排固碳项目提供援助和第三方核查核证,消除农林业进入碳市场的障碍,鼓励农林业生态产品参与碳市场。作为农业大国的中国,也应该重视农业的减排增汇作用,尤其是农业对“30·60”的贡献,并借此机会促进气候智慧型农业的发展,推动农业向低碳可持续发展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