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EDF观点 | 夯实碳市场数据基础,助力中国气候信息披露
2021年07月18日 文章来源:美国环保协会  阅读  

2021年7月16日,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以下简称全国碳市场)正式上线运行。全球体量最大的碳市场首笔交易的尘埃落定,意味着中国在努力实现“30·60”目标的道路上,取得了又一里程碑式成果(→指路:如需了解关于碳市场的一切,请阅读本公众号今日第二条推送)。

 
全国碳市场不仅对于发现最优减排成本有重要意义,其进一步夯实企业报送数据质量并加强相关机制建设对于加强中国气候信息披露以及相关风险评估工作也至关重要。此外,碳市场统一的数据报送平台可以确保气候相关数据的准确性、时效性、可比性和实用性,同时也便于主管部门、控排企业、金融机构及其他相关主体依托数据开展政策评估、战略制定以及投资决策。
 
本文将从气候信息披露的国际形势出发,深入分析依托全国碳市场数据报送平台开展上述工作的意义,并从夯实碳市场数据质量以及平台功能拓展、标准制定等层面提出工作建议。

01

国际形势
 
欧盟、美国以及英国等主要国家和地区已将强制气候信息披露(Mandatory Climate Information Disclosure)提上了议程,包括政府主管部门、金融投资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和研究机构等在内的各方均围绕上述主题开展了论证以及实践工作。
 
在主管部门层面,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y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以下简称SEC)早在今年年初就发表了关于强化上市公司气候相关信息披露的声明(更多阅读:EDF观点:美国证监会要求加强气候相关信息披露,意味着什么?),并就披露形式、政策协调以及标准制定等多方面公开征求意见;美国总统拜登也在5月20日签署的行政令中责成美国各金融监管机构制定气候信息披露的具体实施计划(更多阅读:他山之石:美国如何加强气候相关金融风险管理?)。此外,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简称FCA)也于近期制定了进一步深化上市公司以及资产管理公司气候信息披露要求的具体规划,其强制气候信息披露将于2022年正式生效。
 
鉴于此,EDF美国环保协会联合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 Sabin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Law)、纽约大学法学院(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Institute for Policy Integrity)以及范德堡大学法学院(Vanderbilt University Law School)共同成立了“推进应对气候风险和加强气候韧性立法倡议组织”(Initiative on Climate Risk and Resilience Law,以下简称ICRRL),并就德州停电事件分析了进行精确气候信息披露和风险评估的重要性,同时就SEC开展强制性气候信息披露发布了综合性研究报告,从多角度论述了气候信息披露的意义和下一步工作方向。
 
此外,资本也已经开始以直接撤资和在董事会投反对票等实际行动,助推气候变化信息披露的落地。英国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以下简称LGIM)已经将进行气候信息披露作为其投资的先决条件。该机构在其6月发布的气候影响报告中指出,由于部分公司未能披露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或指定的排放数据导致无法评估其气候风险,该机构旗下的基金将直接撤出(Divest)对包括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以及中国蒙牛乳业集团的股份,并对其持股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安徽海螺水泥、华润水泥控股有限公司采取“vote against”政策。
 
不难看出,无论是从顺应国际形势并掌握在气候信息披露标准话语权的角度看,还是从吸引国际投资、加强气候风险评估以确保中国经济进行平稳低碳转型来分析,加快建立一套完善的气候信息披露体系已经迫在眉睫,而全国碳市场数据报送系统将是解决这一症结的关键所在。
 
02

依托全国碳市场数据报送平台进行气候信息披露的意义
 
《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中明确指出“重点排放单位应当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报告碳排放数据,清缴碳排放配额,公开交易及相关活动信息,并接受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的监督管理”,且统一的报送平台已经搭建完成并正式上线运行。结合全国碳市场数据管理特点以及ICRRL就强制气候信息披露发表的评论报告,依托碳市场数据平台开展气候信息披露的主要意义如下:
 
确保数据准确性、可靠性。
 
重点排放企业的温室气体排放报告与核查将在生态环境部的监督管理下进行。这意味着上述数据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将拥有专业第三方机构以及政府主管部门的双重背书,极大提高了信息和数据的可信度,是进行后续风险评估、减排情景分析以及战略制定的重要基础。
 
确保数据的一致性、连续性和可比性。
 
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温室气体排放核算方法与报告指南》要求,重点排放单位应在每个月结束之后的40个自然日内报告该月的活动数据等相关资料,还应于每年3月31日前编制上一年度的排放报告并按照统一的格式公开相关报告信息,接受社会监督。上述要求可以确保气候信息披露按照统一的格式进行定期披露,极大减少了金融机构等利益相关方抓取信息的难度,此外,还可以针对特定主体进行纵向的排放趋势分析以及横向的行业内部对比,为评估企业减排目标完成情况以及气候风险及应对措施奠定坚实的基础。
 
碳市场数据平台可以同时加强对公开上市企业以及私有重点排放单位的信息披露监督。
 
ICRRL报告强调,如果只一味关注公开上市企业的强制气候信息披露,会造成部分企业以私有化的方式规避气候信息披露。而从碳市场的角度来看,只要超过规定排放标准的实体,无论是公开上市的企业还是私有企业,都必须按规定进行数据的报送和公开,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证券监管部门监管的盲区,避免了通过私有化部分业务规避披露的问题。
 
碳市场的碳价信号与信息披露相辅相成。
 
ICRRL的研究表明,明确的碳价信号与清晰的信息披露是核算气候变化金融风险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息披露可以用来评估重点排放单位的历史排放和未来排放路径所对应的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而碳价不仅可以反应当下的减排成本,同时也可以与企业披露的排放量共同量化和评估企业在过去或未来化石资源相关资产及其减值可能。此外,全国碳市场明确碳价信号的形成也会激励在减排量和碳捕集等方面项目的投资,而这些领域的投资同时也会受益于强制气候信息披露的倒逼机制。
 
03

下一步工作的建议
 
全国碳市场的进一步深化发展对于推进中国气候信息披露和气候投融资有着重要的意义。着眼未来,我们建议在以下5个方面开展相关工作并进行探索:
 
尽快通过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的国家立法,进一步完善数据质量保障和相应监督制度,夯实碳市场的数据质量基础。
 
全国碳市场重点排放单位碳排放数据高质量的监测、报送与核查是有效信息披露的基础。在尽快通过《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国家层面立法的基础上,应对应落实企业作为数据质量报送的责任主体、技术服务机构作为核查数据的责任主体,并进一步完善地方生态环境系统对数据质量保证的监督管理制度、落实细化管理流程,将条例规制的责任落实到位。
 
加强和完善全国碳市场数据报送制度和平台建设。
 
在进一步完善全国碳市场数据报送平台功能的过程中,听取气候信息披露各利益相关方的建议并预留对应的数据使用接口;同时,要结合碳市场数据报送以及数据使用方的相关需求,基于有关政策法规,尽快出台中国气候信息披露工作的指导细则。
 
制定并定期完善中国气候信息披露标准。
 
首先,总结各碳交易试点在进行各重点行业数据报送、核查、监督管理以及信息公开方面的经验,同时借鉴并分析气候相关财务披露工作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以下简称TCFD)可持续会计标准委员会(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以下简称SASB)关于披露框架和不同行业气候信息披露标准内容设计,并参考国际上主要金融机构(例如LGIM分别对其资产组合中不同行业气候信息披露的重点做了说明)对不同行业气候变化工作的关注点,结合全国碳市场纳入行业进程制定并定期完善气候信息披露标准。
 
进一步拓展全国碳市场数据平台的功能。
 
在保障数据披露准确、完整的基础上,要意识到气候信息披露是进行气候风险和机遇识别及评估并进一步进行战略制定的核心。建议在征求主管部门、金融机构意见的基础上,根据对数据进行纵向和横向对比分析的需要,拓展全国碳市场统一数据平台在数据趋势分析和行业同向对比上的功能,提升数据的实用性及分析结果的易读性。
 
加强气候信息披露方面的国际交流合作,依托全国碳市场数据报送平台开展能力建设。
 
在有关气候信息披露和气候风险评估方面,加强与欧盟以及美国等主要国家主管部门和学术机构的交流合作,同时明确国外机构投资者对于中国企业碳排放的关注点,掌握中国在气候信息披露工作方面的话语权,降低中国企业由于披露不足可能面临的风险以及履行披露义务的成本。
 
在全球致力于携手应对气候变化的今天,我们需要将明晰稳定的碳价信号作为指引,基于完整且准确的披露数据,对各类资产进行核算,并重新估值和定价。缺少上述任一要素都会导致错误定价的出现,并间接引发“气候经济泡沫”(Climate Bubble),给社会的低碳转型蒙上阴影。
 
全国碳市场的正式上线运营将不仅提供碳价信号的引导作用,同时也将在气候信息披露方面提升数据的精确性和可得性。此外,全国碳市场将在“十四五”期间纳入所有重点排放行业,并且将适时允许机构投资者进入。因此,随着碳市场体量的扩大和功能的进一步丰富完善,其势必将为促进社会、经济以及产业的平稳低碳转型贡献核心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