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EDF报告:美国可在2030年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
2021年03月04日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  

作为新一届美国总统,拜登在宣誓就职后几个小时即签署行政令宣布重返《巴黎协定》,这被视为拜登带领美国回归气候变化领导地位的第一步。作为《巴黎协定》的重要组成部分,协定签署国需要提交自己的“国家自主贡献”(NDC)目标。2020年12月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了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新举措,彰显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那么,作为缺席了四年、想要回归气候变化主流的美国,应设定什么样的NDC目标呢?

 
当地时间3月3日,美国环保协会(EDF)发布名为“重拾美国气候领导地位”(Recapturing U.S. Leadership on Climate)的报告指出,根据现有分析结果,美国有能力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5年基础上至少减少50%,并敦促拜登政府依此设定更具雄心的NDC目标,推动全球气候行动的开展。
 
美国环保协会提出的这一目标,与前一天美国众议院提出的《清洁未来法案》中的内容不谋而合。该提案设定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整体美国经济中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0%,到2050年之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100%(均与2005年相比)。
 
那么,美国真的可以在2030年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的目标吗?本文将围绕EDF报告,回答五个关键问题。
 
五问“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
 
Q1:温室气体排放减半可行吗?
 
EDF与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The Center for Global Sustainability)、“美国承诺”联盟(America’s Pledge,由美国数十个州、城市、企业和大学组成)等机构合作,通过四组平行的模型研究,对美国2030年的排放水平进行了分析。这些分析均认为,美国有能力达到减排至少50%的目标,而达成这一目标可以通过“强有力的整体政府方法(a strong 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实现。
 
“重拾美国气候领导地位”报告中的每项分析都依赖于一套不同的方法和政策路径,这使人们更有信心实现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0%甚至是更多的目标:
 
1.基于EDF-美国国家能源建模系统(EDF-NEMS)的情景分析
 
政策方案:通过联邦行政措施和立法中的清洁能源激励措施,以及在美国整体经济范围内设定碳排放限制和价格,制定一系列针对特定部门的政策。
 
预期:到2030年减排51%。
 
注:NEMS模型是支持美国中长期低排放发展战略(United States Mid-Century Strategy FOR DEEP DECARBONIZATION)的两个模型之一。
 
2.基于全球变化评估模型(Global Change Assessment Model,GCAM)的情景分析
 
政策方案:一套针对特定部门的政策,其中包括联邦行政措施和刺激措施。
 
预期:到2030年减排51%。
 
注:GCAM模型是支持美国中长期低排放发展战略(United States Mid-Century Strategy FOR DEEP DECARBONIZATION)的两个模型之一。
 
3.EDF的部门级分析
 
政策方案:一套涵盖部门政策、联邦行政措施、立法和其他激励措施的政策。
 
预期:到2030年减排51%。
 
4.“美国承诺”联盟的情景分析
 
政策方案:扩大州、城市和企业的自下而上的行动,针对特定部门的联邦行政措施和国会层面措施。
 
预期:到2030年减排49%。
 
报告指出,拜登政府可以根据现行法律推进一系列稳健的气候和清洁空气保护措施;通过经济复苏相关立法对清洁能源和运输领域进行大量投资;从联邦层面对具有创新性和前景的新技术进行投资;颁布限制电力行业污染的新法规,例如清洁电力标准;扩大州、地方和企业的行动。这些政策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实现气候目标,而且可以在遭受严重污染的社区改善公平与健康——这正是我们迫切需要的。
 
Q2:美国还能怎么做?
 
除了采用“整体政府方法”外,EDF报告还提出了三个关键建议:
 
·短期和长期气候污染物都需要尽早采取强有力的行动:迅速遏制甲烷等强大的短期气候污染物会大大减缓近期的升温速度。作为新的NDC的组成部分,拜登政府应提出明确的承诺,到2030年将美国整体经济中的甲烷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降低40%。与此同时,若要达到长期气候稳定,应尽早采取行动,减少长期存在的二氧化碳等气候污染物。
 
·电力部门清洁化是关键:到2030年,减排量的大部分将来自电力部门,这凸显了尽早实现拜登2035年清洁电力目标的重要性。尽早实现电力部门清洁化将为其他部门(例如交通运输)实现快速、大规模的电气化夯实基础。
 
·并非所有因素都同等重要:虽然仅通过针对特定部门的行动就有可能达到至少50%的减排量,但强制性的下降限制和在美国整体经济范围内设定排放价格将使美国以更快速、更经济的方式达成目标。同时,我们可以通过减少主要排放部门的污染并提供相关有力支撑,实现减排目标。
 
Q3:企业如何参与?
 
3月1日,EDF与另外11家NGO联名致信美国企业CEO,号召企业加入到呼吁美国将减排目标设定在50%的行动中来。具体方法包括设定与该目标一致的企业政策,通过媒体、国会等渠道公开表态支持该目标,并为相关决定留出预算等。公开信称,很高兴看到有些企业设置了自己的气候目标,但企业的气候目标需要与政策目标相结合。12家NGO共同呼吁所有企业采用基于科学的气候计划,并保证其与《巴黎协定》中将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的目标相吻合。
 
Q4:强化NDC对美国有何影响?
 
“拜登政府可以立即利用许多有前景的政策工具,将我们的减排目标至少提高到50%,同时建立蓬勃发展的、更加公平的清洁经济,” EDF美国气候政策与分析高级总监Susanne Brooks表示。“政府可以通过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制定关键的清洁空气和气候保护措施,并与国会合作,在经济复苏相关立法中进行变革性的投资,从在电力、交通运输和油气行业甲烷排放这三个关键领域迅速取得进展。与此同时,这些亟需的步骤可以为美国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并改善空气质量,而这对于低收入人群和有色人种尤其关键——他们正在并将继续遭受不成比例的有害污染的侵扰。此外,实现这些目标的方法与实现目标本身都需要我们的注意: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制定政策,增加民众获得经济机会的权利,减少民众暴露于有害空气污染的程度,并为每个社区的美国劳动者赋能。”
 
Q5:全球减排行动是否将提速?
 
如果要以可靠的方式达到目的,美国的新NDC必须通过具体的国内政策行动来实现。而以最新的气候科学为基础,并与其他发达经济体(如欧盟和英国)的承诺保持一致的新目标,才能使美国重新获得全球气候领导地位。美国将减排目标设定在50%将提高全球减排目标的门槛,鼓励全球减排行动。
 
“勇敢的美国式领导力对于使世界走上气候安全道路至关重要,” EDF应对气候变化高级副总裁Nathaniel Keohane说。“(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美国联邦政府已经停滞了四年,现在拜登政府必须以雄心勃勃且可靠的目标使美国走出最好的一步,即到2030年将排放量减少一半。我们需要预防气候危机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而这个新目标对于美国恢复领导地位和促进大范围全球行动非常重要。迅速采取全面行动将让这一承诺的实现成为可能,也是重建更强大、更公平、更清洁的经济并保持美国竞争力所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