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COP观察 | 碳市场:失望中的希望
2019年12月17日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  

在经历了两周的既定谈判和一天多的“加时”谈判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5次缔约方大会(COP25)于2019年12月15日在西班牙马德里闭幕。然而,与会各国最终未能就本次谈判的重大问题达成一致,其中包括极受关注的《巴黎协定》第六条的实施细则(该条款的谈判是COP24的遗留问题,主要内容涉及指导各国如何通过市场机制开展国际碳减排合作)。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发布的《2019年排放差距报告》(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人们距离实现1.5℃温控目标或仅剩下10年时间。人类还有多少届缔约方大会可以用来谈判?
 
美国环保协会(EDF)认为,在谈判代表连续两年未能就这项实施细则达成一致后,为了抓住遏制全球气候变暖的最后机会,人们应当开始通过创新思维展开减排行动,而碳市场的国际合作或可成为破局的关键。
 
时不我待,应对气候变化需要积极行动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12月15日COP25会议结束后表示:“我对COP25的结果感到失望。国际社会失去了一个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展现更有雄心的减缓、适应和融资等目标的重要机会。我会更坚定地为在2020年使各国承诺2050碳中和目标和将温升控制在1.5℃以内而工作。”
 
COP25的谈判结果让人忧心,但中国代表团团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表示,虽然大会在核心议题《巴黎协定》第六条的相关谈判中未能取得一致意见,但中国仍将继续推动相关各方争取早日达成共识。中国将坚定不移实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战略,百分之百兑现承诺,与各方一道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12月11日,中国代表团团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参加COP25中国角“碳交易体系建设的政策制度设计思路与进展”边会。
 
实际上,COP25没有就第六条实施细则达成一致并不妨碍各国通过市场机制开展碳减排合作,也不影响各国利用碳市场政策实现其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ational Determined Contribution,NDC)。在COP25闭幕全体会议上,一些国家代表表示,虽然本次会议尚未达成协议,但他们仍将通过碳市场继续开展国际减排合作。
 
美国环保协会的研究显示(如需浏览研究全文,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在无需任何额外成本的前提下,基于市场机制的国际合作可以实现的碳减排量,将是各国迄今为止在《巴黎协定》下承诺的碳减排量的两倍。美国环保协会气候变化高级副总裁柯瑞南(Nathaniel Keohane)表示:“COP25表明,民众对气候行动的要求与联合国气候谈判成果之间的差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巨大。碳市场可以通过促进国际合作来填补这一空白,这种国际合作能比各国独自行动更快、更深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EDF研究:碳市场可增大全球碳减排力度
 
美国环保协会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在达成《巴黎协定》承诺的前提下,全球范围内的碳排放交易可以将其总减排成本降低59%至79%,即以现有估值方法计算,在2020年至2035年间,将节约3000至400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如果将这些通过国际碳排放交易节省的成本重新投资到更多的减排项目上,在2020-2035年期间所产生的累计减排量,将是当前政策情景下所能实现的减排量的近两倍,即从77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无交易”的基准情景)上升至147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充分的全球碳排放交易情景),增幅达91%。
 
全球覆盖范围有限的碳排放交易,也可以实现更高的应对气候变化目标,且无需增加成本。如图所示,相对于“当前策略”(Current Paris Pledges)的基准情景,这里评估了四种不同的方案。每种情景都是以假设碳市场至少覆盖了美国、欧盟、中国以及国际航空的排放量为前提,而后进行相应的覆盖范围扩展,具体内容如下:
 
·建立亚太区域碳市场会相应提升24%的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即2020-2035年期间所产生的累计减排量);
·建立美洲区域碳市场(包括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内)会相应提升31%的应对气候变化目标;
·若美国环保协会分析识别出的“25个最适合构建碳定价机制的国家”建立碳市场,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可提升46%。
 
在上述所有情景下,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提升主要取决于市场间的国际链接——即一国碳市场与另一国碳市场可进行互通交易,而单就新增各个国家的国内碳市场来说,其所带来的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提升比例要小得多。
 
这表明,与不鼓励链接的碳定价政策相比,鼓励国际链接的碳定价政策,例如碳市场,可以节省更多的成本,从而提升应实现对气候变化目标的成功几率。
 
市场机制下砥砺前行的开拓者和新希望
 
美国:国家层面退出,无碍全民参与
 
碳排放权交易始于美国对二氧化硫的治理,但美国至今未建立全国性的碳交易市场,并且其已正式宣布退出 《巴黎协定》。目前,美国区域温室气体减排行动(RGGI)和与加拿大魁北克形成链接的加州总量控制与交易体系(California Cap and Trade)依然活跃,显示了碳市场的旺盛生命力。此外,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前联合国气候变化特使、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资助了一个由美国各州、城市及公司组成的代表团与会,致力于履行《巴黎协定》。在马德里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时,布隆伯格还呼吁中美携手应对气候变化。他说:“不与中国合作,就不会有解决方案。”
 
欧盟:计划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
 
欧盟是全球最先引入强制性碳排放交易机制(欧盟温室气体排放贸易机制,EU-ETS)的地区。就在COP25期间,欧盟委员会发布了被称为欧盟“新发展策略”的《绿色协议》(Green Deal),该协议提出欧盟要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量至少降低到1990年碳排放量的50%,并争取向55%迈进,展示了欧盟在气候治理方面的领导地位。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将是欧盟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政策工具。在中欧合作方面,近年来双方动作频频,其中中欧碳市场能力建设成为主要交流项目。在COP25气候大会召开前,西班牙(本次大会主办国)驻华大使拉斐尔·德斯卡利亚尔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欧洲外交官参加的讨论会。他说:“未来,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是中国和欧盟最重要的合作。”
 
中国:碳市场建设稳步开展
 
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已于2017年12月启动,根据《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电力行业)》中的工作计划,覆盖电力行业的碳交易即将开始。COP25大会期间,中方也在不同场合表达了使用市场手段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决心。
 
12月11日,中国角“碳交易体系建设的政策制度设计思路与进展”边会现场座无虚席。中国代表团团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会上透露,中国正在按照方案部署积极推进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制度体系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开展碳排放报告核查、配额分配和能力建设等方面工作,努力建设归属清晰、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监管有效、公开透明、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碳市场。在COP25大会召开前,赵英民于11月2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十四五”期间,生态环境部期望基本建成制度完善、交易活跃、监管严格、公开透明的全国碳市场,实现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平稳有效运行。美国环保协会总结分析两次表态后认为,中国正在建立信心更加坚定化、概念更加清晰化、机制更加“市场化”、“基建”更加完善化、影响更加国际化的碳市场。
 
另外,大会期间,由中国发起成立的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主题活动上首次发布《全球电—碳市场研究报告》指出,基于市场的策略是分配气候和能源资源的最有效办法,多个国家正在积极发展电力市场和碳市场,亟需全球统一管理。
 
新希望:国际航空碳市场取得突破,新兴碳市场值得期待
 
除了欧美、中国已经建立的碳市场,行业性、地区性的新兴碳市场也值得期待。从行业角度来看,2016年10月,国际民航组织(ICAO)第39届大会通过了国际航空碳抵消和减排计划(CORSIA),形成了第一个全球性行业减排市场机制。该机制拟于2021年至2035年分三阶段实施,包括试点期(2021-2023年)、第一自愿阶段(2024-2026年)及第二阶段(2027-2035年)。自今年1月1日起,根据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相关规定,全球范围内的航空公司已陆续开始实施自身碳排放监测、报告与核查(MRV)工作,标志着国际民航组织框架下国际航空碳抵消和减排机制正式进入了实施阶段。
 
虽然《巴黎协定》第六条的实施细则谈判再次无果而终,但美国、欧盟、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也已开始表达建立碳市场的意愿。国际排放贸易协会(IETA)主席福瑞德(Dirk Forrister)在参加中国角的边会时透露,印尼和泰国计划明年开始碳市场的相关工作,西非的塞内加尔和南非也考虑在电力行业中开展碳交易工作。美国环保协会认为,中国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国际气候合作提供更多中国智慧——全国碳市场成功建立后,通过绿色“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向“带路”国家介绍中国碳市场建设过程中的经验,支持其建立碳交易体系,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推动全球基于市场机制的气候变化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