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油气行业甲烷逸散如何检测?参加完这个培训,你就入门了
2019年11月29日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  

 减少油气行业的甲烷排放,是最快、成本最低的应对气候变暖的方式之一。如何检测甲烷逸散,已成为环保行业重要课题。近日,美国环保协会与中石油石油石化污染物控制与处理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温室气体控制科研团队,共同举办了油气行业逸散甲烷检测模拟培训。

 
培训有哪些内容?
 
美国环保协会高级研究分析师Mark Omara博士和科学家Stefan Schwietzke博士分别介绍了国际上广泛使用的两类场站逃逸甲烷检测方法——点源排放固定检测方法 (OTM-33A)和示踪剂检测方法(Tracer Flux)——的原理、现场操作方法、适用场景、后期数据处理与结果分析。此外,培训还开展了模拟检测分析和下风向固定点甲烷逸散检测的模拟实验,并对模拟实验结果进行了分析与计算。
 
哪些机构参加?
 
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的科研人员以及来自中石油安全环保技术研究院、中石油新疆油田公司、北京燃气等公司行业技术人员参加了本次活动。ABB(中国)有限公司和北京讯腾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设备支持。
 

置甲烷释放源和监测仪器。
 

分享甲烷排放数据分析方法
 
甲烷逸散检测为何重要?
 
甲烷是一种强势的短期温室气体,其排放后20年内的增温作用约为二氧化碳的84倍。甲烷对我们当前经历的全球变暖的贡献率为25%。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最新的报告中明确指出,进行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尤其是甲烷)的深度减排是将全球平均升温控制在1.5°C以下的必要条件。
 
全球范围内,人为造成的甲烷排放中,约四分之一[1]来自油气行业。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75%的油气行业甲烷排放可以通过现有技术来控制,其中三分之二的减排为净零成本。
 

用红外摄像机观察甲烷泄漏。
 
为什么要在中国举办这个培训?
 
中国人为甲烷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比例可能高达22% ,被认为是世界上甲烷排放最多的国家 。
 
中国政府已开始关注甲烷减排。2019年6月19日, 全国低碳日甲烷减排分论坛“甲烷减排合作平台启动暨甲烷排放监测方法研讨会”在江西南昌举行。这是首次在这一官方场合深入讨论甲烷排放问题,明确了甲烷控排是未来工作重点之一,标志着甲烷减排开始纳入中国温室气体控制的整体工作。(链接:低碳日 | 中国开启甲烷减排新纪元)
 
中国油气企业也开始采取行动。2018年,中石油与“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Oil and Gas Climate Initiative)其他12家成员公司共同承诺,到2025年,将油气供应链上游的甲烷排放减少至0.25%。此外,北京燃气公司也签署了甲烷减排指导原则(Methane Guiding Principle)。推广全面、准确的逸散甲烷检测方法,将有助于厘清中国油气生产过程的实际排放水平,推动排放因子更新,深化减排行动。
 

介绍车载甲烷排放监测仪。
 
为了减少甲烷逸散,美国环保协会还做了什么?
 
美国环保协会自2012年起在美国开展一项为期5年的天然气泄漏研究项目。该项目与100多所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合作,按不同研究范围划分为16个子项目,在生产、采集和处理设施、输送和储存、终端分配、卡车运输及加气站等各个环节进行了大量的实地测量,为监测全球油气甲烷排放和排放源定位设立了新标准。2018年7月,美国环保协会在《科学》(Science)杂志发表了题为《美国油气行业供应链甲烷泄漏评估》的论文,总结了资助的研究成果。该文章认为,作为甲烷主要排放源之一的美国油气行业,在开采、收集、加工、输送以及贮存和配送环节上的泄漏量达到1300万吨,比2015年美国环保局(EPA)估计的800万吨泄漏量高60%左右,其中85%排放来自于天然气的生产、收集和处理过程。
 
美国环保协会的附属独立机构MethaneSAT计划于2021年发射一颗名为“MethaneSAT”的人造卫星,对全球80%以上的油气田甲烷排放情况进行量化监测。这颗卫星所获得的数据将免费向全世界的政府、企业以及公众开放。美国环保协会希望通过政府、企业、学术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共同努力,借助来自美国、中国乃至全球的高科技人才的力量,为全球的甲烷减排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注:
[1]https://www.unenvironment.org/news-and-stories/story/oil-and-gas-sector-can-bring-quick-climate-win-tackling-methane-emissions
[2] S. Peng et al.: Inventory of anthropogenic methane emissions in mainland China from 1980 to 2010, Atmos. Chem. Phys., 16, pp. 14545-14562 (2016). DOI: 10.5194/acp-16-14545-2016.
[3] Scot M. Miller et al, China's coal mine methane regulations have not curbed growing emissions,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9). DOI: 10.1038/s41467-018-078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