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新闻动态
不容忽视的真相:煤炭开采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或等同于煤炭燃烧
2019年11月28日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刚刚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19》,2018年全球煤矿甲烷泄漏量达4000万吨 , 这意味着这一排放一百年内对气候变暖的影响要比全球航运和航空加在一起还要大。有研究显示,如果衡量20年尺度内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全球泄漏最严重的10%的煤矿,其开采过程中泄露的甲烷,与采出的煤炭全部燃烧带来的暖化效果几乎相当。


不容忽视的排放
 
人们早已意识到,煤炭燃烧是导致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根据《世界能源展望2019》,每燃烧1吨煤会产生2.86吨二氧化碳。然而,煤炭行业的排放不仅来自煤炭燃烧,上游煤炭开采泄漏的甲烷也会带来巨大的温室效应,但这部分排放常常被人忽视。
 
甲烷是一种强势温室气体,其20年尺度下的全球增温潜势(GWP20)约为二氧化碳的84~87倍,100年尺度下的全球增温潜势(GWP100)则为二氧化碳的28~36倍。煤矿甲烷排放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不容小觑,应对气候变化,煤矿甲烷减排刻不容缓。
 
煤矿甲烷的泄漏量取决于矿井深度、煤质、煤层地质年龄等多重因素,矿井越深、煤层年代越久远则甲烷的泄漏量越大。中国因深层矿井数量大,甲烷泄漏量也相对较高。因此,在计入煤矿开采过程中的甲烷排放后,在20年尺度内,中国煤炭全生命周期的气候影响要比单纯计算煤炭燃烧的气候影响高约35%。同时,由于煤炭产量巨大,中国煤炭行业的甲烷排放总量居世界第一。最新的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清单显示,2014年中国煤矿甲烷的泄漏量为2100万吨。这意味着中国的泄漏量占全球煤矿甲烷泄漏总量的一半以上。
 

中国泄漏量占全球煤矿甲烷泄漏总量的一半以上
 
控制煤矿甲烷排放势在必行,但《世界能源展望2019》报告也承认,控排行动面临多重困难。相较于石油天然气行业的甲烷逸散,煤矿的甲烷泄漏治理难度更大。在油气行业中,甲烷回收的经济效益较高,45%的甲烷泄漏可以实现净零成本减排。但在煤炭行业中,泄漏甲烷的浓度低、波动大,回收利用的技术难度更大、成本更高,这些因素都使得煤矿甲烷减排在技术上和经济上面临很大的挑战。因此,目前全球范围内尚未实行有效控制煤矿甲烷排放的政策措施。
 
中国已经行动
 
中国是全球煤炭开采量最高的国家,中国的行动对于全球煤炭行业甲烷排放治理至关重要。令人鼓舞的是,甲烷排放已经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今年9月,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排放比例虽然低于二氧化碳,但具有更强的温室效应,会对全球气候变化产生重要影响。未来,中国将进一步加强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的控制工作,完善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气体排放的监测和统计制度,加强对能源活动和工业生产过程中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的管控,在煤炭资源和行业较为集中的省份开展示范项目,努力减少甲烷排放。
 
山西是中国的煤炭生产大省,也是煤矿甲烷排放最多的省份。作为中国首个全省域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山西肩负着“争当能源革命排头兵”的使命。加强对煤矿甲烷排放的管控,对山西省全面推进能源革命具有重要意义:一是有助于山西能源结构的清洁、低碳化转型。甲烷是煤层气(煤矿瓦斯)的主要组成部分,加强对煤层气的收集利用,有利于扩大清洁能源供给,丰富山西的能源供应体系,这是能源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二是有助于山西实现减排目标。煤矿开采及矿后的甲烷逸散占山西全省甲烷排放的93%,减少煤炭开采过程中的甲烷排放,能够显著降低山西省的温室气体排放,这将帮助山西打造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名片。
 
为了助力山西“争当能源革命排头兵”,推进其温室气体减排,2019年11月15日,在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指导下,美国环保协会与山西省生态环境中心联合启动了煤炭甲烷控制机制、目标与技术路径研究项目,探索甲烷减排部省合作机制,寻找经济可行的甲烷控排方案,以更好实现能源革命与生态文明建设两大目标。